山楂味的元宵

听,那是什么声音01

ooc属于我。类似于《美丽新世界》的设定。再发


  “璎珞,你听到了吗?”袁春望推了推旁边的魏璎珞。
  “快睡吧。我就听到你的声音”璎珞翻了个身,继续睡。就像所有的新世纪的好女孩一样。她常常会在不同的男性身边安眠。人人彼此相属。新世纪的好女孩和好男孩相拥而眠而并无半点真心。因为过分亲密的关系是不被允许的。
  袁春望能接受这一点。尽管他在璎珞与他人相拥而眠的时候会嫉妒。不如说每当他想到这件事情,他都会嫉妒的近乎于发疯。但是这样的方式下,璎珞的心不属于任何人,那么也就不会被一个别的男人抢走。幸好她认识的人不算多,袁春望想着,轮流下来一个星期最好的时候能有好几次。
  袁春望悄悄的摸着璎珞的睡颜。他心中渴望着已经被破除的婚姻关系,那种旧世纪的风俗已经被废除。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如果有人知道,他可能因为感情罪被送去改造。虽然真理部的宣传是改造是温和的,但是人人都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不知道你梦到了什么,我的好妹妹。袁春望轻轻的吻着璎珞的额头。
  魏璎珞的梦里有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子。他们俩一起呆在一个大房子里面。那个房子非常崭新。他们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她喊那个人傅恒。
  ‘家庭’她醒来后喃喃自语道。但是这个家庭完全不像教科书里描绘的一样,是肮脏的猪圈。这个梦触及到她内心非常柔软的地方。她也深知这个梦是不可能的。婚姻制度早就废除。如果她渴望与某人建立家庭,就会被洗脑。即使她想要如此,她也不知道傅恒是否愿意。
   富察傅恒是阿尔法加。她也不觉得一个阿尔法加愿意为了一个阿尔法减触犯规则。她敲了一眼旁边的袁春望,就走了。她的这个义兄是贝塔加。他是少数的让她觉得很安心的人。所以她常常会过来。在他身边的时候,她也可以试图让自己不去想傅恒。

碎碎念

碎碎念,小众科幻doctor who的小说已经收了至少五六本的吧。只要我还能吃得起饭就会买书的,肯定会买的。国内好不容易有这种小众的科幻剧的周边小说,好不容易才有人去找授权。可不能让得到授权的公司破产,买买买啊

【乡村AU】我们这个村儿

ooc属于我。放飞自我的作品cp;高贵妃×纯妃。

来吃邪教啊【来自一个邪教专业户


  高宁鑫从前是文工团的成员,嫁给一个有权有钱的人之后不久那人死了。于是她就回来开了一个韭菜种植基地。她这个人心高气傲,模样又生的妖娆,少不得有很多流言蜚语。她是毫不在意,整天除了忙韭菜大棚就是往苏静好那里跑。

  苏静好是村里最漂亮的女医生。当然村里的女医生也就这一个。她说话温和,正好和高宁鑫完全不一样。比较起来,苏静好就是幽谷兰花,高宁鑫就是大棚韭菜。高宁鑫自认为不喜欢她,就是老爱去和她较劲。有空就去她那儿玩玩嘴皮子,弄弄小性子就是高宁鑫的消遣了。

  苏静好也的确喜欢兰花。一次,高宁鑫得到了不错的兰花盆栽。她带去向苏静好炫耀,颇有些万恶的资本家的险恶嘴脸。‘这兰花的确不如姐姐大棚里的韭菜’苏静好呢哝软语。

  高宁鑫突然发觉苏静好的声音让她觉得酥酥麻麻的。那眼神也像水波一样亮亮的。我脑子一定是被热糊涂了。她这么想着。

  ‘当然啦。这兰花也不能吃的,我瞧着没用,就送给你了’得了,自己怎么就送出去了呢。高宁鑫想抽自己一巴掌。但是转念一想,既然不能下饭,留着也没用。

   有一次高宁鑫觉得不舒服,去她那里看病。

  ‘最近一次的性生活是什么时候’苏静好的脸上是云淡风轻

    ’你你你‘高宁鑫的脸红的像上了妆,’我当然没有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姐姐‘高宁鑫突然发现苏静好的眼睛长得很好看,‘你这个年纪正好是最需要的时候’

  ‘我才不需要’高宁鑫觉得害臊的跑出去了,好几个星期没敢去苏静好那里。

     她就在韭菜地里晃悠着。苏静好长得就像兰花。她巴望着自己地里的韭菜,也像兰花。她想着自己送苏静好的兰花,想着苏静好的笑脸。

   我中邪了吧

听,那是什么声音03

ooc属于我


  傅恒和璎珞围坐在圆桌前,等着计算机算命的结果。

  ’我听说旧世纪的时候,都是人工算命的‘傅恒提到。作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作为一个阿尔法加,他有权力阅读那些古旧的典籍。

  ’是吗?不准吧,但是应该挺有意思的‘璎珞拿起算命的结果,’这些不过是通过基因进行科学的推测罢了。“

   傅恒想起上次他和尔晴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尔晴是有些害怕这个话题而不愿意进行的。璎珞却不会这样。璎珞从来不让他失望。他翻开璎珞的手,‘我看过相关的内容,我给你算算手相好不好’

  ‘好啊,好啊’璎珞的眼睛亮亮的。她把双手都摊开在傅恒面前。很白很嫩很柔软,傅恒想着。他的脸颊有几分泛红。

   而在外面,袁春望听到了里面的所有对话。

  

    袁春望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有人在打他,那个人十分的开心。笑声忽远忽近的传来,他一下子惊醒了。这一晚,他身边躺着一个漂亮的贝塔。是叫珍珠还是铃铛的他是不知道了。果然还是比不上璎珞,他想着。璎珞先前在的时候,他感到十分的安心。


  ‘快别说了’璎珞吓止了正在谈论关于因为感情罪被改造的那对男女的众人。她拉着袁春望的手,把他带到一边。‘哥,你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让他们闭嘴就是了’璎珞的手很温暖。袁春望想着。璎珞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朋友因感情罪被改造才不讨厌这个话题的。真善良。袁春望想起了包裹着珍珠的牡蛎的内心也是这么柔软的。不同于他这条完完全全冰冷的毒蛇,璎珞有三分温暖的烟火气。而这更让他留恋了。

听,那是什么声音02

ooc属于我。我非常喜欢反乌托邦设定。作为一个准程序员,我为什么要自黑【bushi


  “你知道吗,前几天又有几个人犯了感情罪被抓进去了’海兰察总是十分聒噪。他比划了一下脑袋。‘这事是你姐姐操作的,你不知道?’

   ‘姐姐从来不告诉我工作上的事情”说是姐弟,也只是一批生产的产物罢了。富察傅恒和富察容音是一条流水线上一批生产的产品。在一个婚姻制度被废除的时代,所有人的生产方式和罐头没有什么区别。

    ’精神科医生的待遇就是好“海兰察叹了口气,‘有最新的小药丸都是最先知道的’

  ‘我姐姐常说能吃还是少吃。虽然比起旧世纪,现在的小药丸没有什么副作用了,但是......’

  ‘好了,别再絮絮叨叨了。我问你,昨天你是不是又和璎珞’海兰察比了比手,‘你可小心点,弘昼那边就想找你茬呢’

  ‘海兰察,你有时候有没有想过不要那么乱了’

  ‘我偶尔也会这么想。你看,明玉真的很好。但是人人彼此相属啊’海兰察拍拍傅恒的肩膀。‘尔晴塞电话号码给你了是不是?去约约她。你可是阿尔法加。而且是我们这片里少有的阿尔法加。我去工作了,昨天留了好几个bug要去改呢’

    海兰察也是个阿尔法,最标准的那种。无论是身高还是样貌。璎珞是个阿尔法减。她的体格太娇小了。但是她是个迷人的姑娘,有不少小伙子喜欢她,包括姑娘。当然,也有不少小伙子邀约过自己。傅恒抬头看了看灰蓝色的天空,今天的PM2.5好像比昨天好一点。

   魏璎珞是人力资源部门的。她在高中的时候便和明玉以及富察容音等人成为了好朋友。明玉是程序员。她的脑袋里装满了代码。以至于完全看不懂男孩想约她的表现。程序员里姑娘少,所以明玉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所有阿尔法程序员的女神,嗯,贝塔也想约她。

 ‘昨天那个男人的体毛实在是太重了。真的不如海兰察。’明玉皱着眉头。

  ‘你没发现你提到海兰察的次数特别多吗”璎珞把勺子放在汤里头搅动,’每个男人都要比一次‘

   ’你还不是一样“明玉不太服气,’对了,你的义兄怎么样啊“

  ‘你想约他吗’璎珞对这个话题似乎没什么兴趣。

  ‘他还挺英俊的,虽然不如海兰察。他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吗?我听珍儿说,他的口味比较重’

  ‘反正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他还听浪漫的。上次陪我去海边玩了一天,上上次陪我去天文台看星星。每次都有新花样来逗我。而且认识的人还很多。”璎珞有多加了一句,‘不被告知的话,还真的不像贝塔。”

听,那是什么声音01

ooc属于我。敏感词汇,发不上来

https://shimo.im/docs/EDNuYxWGbHUHVaA1/ 《听,那是什么声音01》,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关于灭霸和死亡女神的杂谈【er发

死亡女神的爱到底是什么呢.

灭霸其实是憎恨自己的诞生的。他在死侍和灭霸的联合刊物里差点杀了永恒。永恒理论上是灭霸的小舅子?

老老的无线手套系列里,大概表现的是灭霸对死亡女神的爱是奴役这样?还把自己的孙女星云【对,这是漫画设定】弄成活死人。我觉得真TM浪漫啊。【bushi】死亡女神大概不喜欢灭霸的自负。

以及原设定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

我还是怀念最初始的恋爱脑灭霸【微笑】然后那个时候还没有死侍 

关雎02

ooc属于我。

剧中没有说傅恒的年纪,但我觉得都能做侍卫了,居然房中还没有侍妾。清朝大户人家一般公子在没有娶妻子之前,会收两个侍妾服侍。虽然我知道是为了给女主谈恋爱。不过收个侍妾也不算多不可以啊。这里就私设了

 

   春色深深宫墙柳。傅恒低声念叨着这句话。虽然这里并没有看见柳树。他却想到了这句。皇帝对姐姐有多好,傅恒是知道的。只是他心底一直有一个人。

   和他一个年纪的公子已经开始收侍妾了。之前的宴会上,还有人拿话来刺激他。姐姐似乎也有这个意思。傅恒摸着自己身上的穗子。这是他寸步不离的心爱之物。

   踏入后宫,她的姐姐笑得十分开心。她挺着自己的大肚子,拉着弟弟的手。‘你来摸摸“就像所有孕妇会做的那样,他的姐姐在炫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傅恒不由自主的俯下身去听孩子的动静。

  容音笑了。她摸着弟弟的头’哪有舅舅听外甥的”

  可我不想做舅舅。傅恒咽下心口的话。“姐姐,你看来真的很幸福”

  “这是我和陛下的第二个孩子”容音的眼睛忽的有些暗淡,“他要好好的。陛下,您怎么来了”傅恒捕捉到了姐姐的语调变得轻快的瞬间。真的不甘心啊,傅恒想着。

   弘历进来的时候,就看着傅恒的头靠着容音的肚子。他愣了一下。他回想起了那些奇奇怪怪的传闻,想起了小时候看的《东周列国志》的内容。

   傅恒主动的退了出去。弘历摸着容音的肚子,身为父亲和丈夫的双重喜悦溢满了他的心。他是一个多么幸福的男人啊。他不希望任何人去破坏他的幸福。

  ’傅恒‘傅恒在姐姐的宫外走着。突然被皇上叫住。

  ”我听你姐姐说,你小时候喜欢诗经“弘历摆出了帝王常见的不露神色的面具,‘桃树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直,吁嗟复吁嗟”你可知道下一句是什么’

 “臣自然是不知道”傅恒心底咯噔了一下。

  ’回去纳个侍妾吧“皇帝走了几步,背对着傅恒。作为帝王的弘历是能确定自己的发妻和这位臣子的品行的。他只是情不自禁的担心了。起码他在心底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傅恒捉摸着,后来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入宫。

这该死的爱情啊02

ooc属于我。古一海拉电影设定

 

  死亡女神把玩着手上的金戒指,又大又厚的戒指包住了她的小半截手指。海拉饶有兴致的看着死亡女神手上的戒指,吐槽了直男的审美。

  ‘比起金戒指,你可能更喜欢他消灭几十个文明来博得你的欢心。你们的相处模式总是这样。现在他还在迷恋你。可能下次就不再爱你了’海拉阐述着她的观点,‘还有大金戒指糟透了’

  ‘我喜欢’死亡女神似乎很满意,‘比韦德大方多了。韦德除了自己总是什么都不带的。不过韦德有韦德的可爱之处’

  ‘那位不死者取悦你的方式就是用他自己’海拉想了一下韦德的那张脸和身材,还是不明白哪里比灭霸好。

  ‘你现在和古一谈的怎么样了?见过家长了吗’嗯,如果我和萨诺斯要见家长的话也没有家长可见了。倒是可以让他见见永恒。不过他们俩打过一架,估计相互不喜欢的。死亡女神想着。灭霸最终还是会爱她的。她是死亡,所有人都得面对死亡,都得面对自己的终结。但是谁都会抵抗面对死亡的,即使是灭霸。

   ‘我的父亲很喜欢古一。不过他就是很好奇,我到底是找了个男人还是女人。你知道的,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古一到底是男是女’

  ‘你们拉灯之后记得告诉我’死亡女神想着。既然爱一个人,那么性别便没那么重要。这位丑陋的泰坦一族的变异种【没有死侍那么丑陋】生下来就是最适合她的配偶?

     哦,我们所知道的,女人的心思是瞬息万变的。死亡女神现在对泰坦星之子的想法也只是一时的。不过他们的相爱是宿命。当然这种宿命并不妨碍双方去找点其他乐子。比如死亡女神和韦德,比如萨诺斯和那些和他生了孩子的女人们。

    就通过杀戮来献祭这个事情上看灭霸可以说非常浪漫了。海拉想着。要是古一能这样的话。哎,和古一在一起,她谁也不能杀。她只能老老实实的摸摸芬里尔的毛。最让她忧虑的是,芬里尔最近越来越像狗了。

战利品

  感觉自己写的很ooc。我只是想写pwp而已,但是我还是开不了车,我这么直吗?不要在意剧情BUG。胜利者享用战利品怎么样了啊。不行啊。

日常站邪教的我。我回去产富察姐弟了

邪教;继后×令妃


  辉发那拉淑慎现在已t经拥有了一切。是的,她已经拥有了皇后之位,获得了无上的尊荣。但是她还不满足。她一直都不满足。当令妃来到她的宫殿,并且展现出一个输家所能有的最大的气度的时候。她便格外由衷的赞赏这位奇女子了。

   宫里对食的宫人绝不是少数。她曾经拐弯抹角的问过袁春望。他有没有亲近过那位曾经的义妹。每当这时,袁春望都会轻描淡写的掩盖过去。越是这样,淑慎越是好奇。她不光是好奇袁春望和璎珞的关系到底亲密到何种程度,更是好奇对食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现在她一无所有,你何不去获得一点她的安慰呢‘淑慎饶有兴致的看着袁春望的脸。偶尔来一次,谁也不会知道的。袁春望的脸色还是那样的难以捉摸;“她的脚很好看”。淑慎好奇魏璎珞是否对袁春望有过一丝丝爱恋。还是说对先皇后的忠诚之爱完全蒙蔽了她的双眼。淑慎不知道魏璎珞是否爱过皇帝,她却可以断定璎珞爱过皇后。而谁又能不爱皇后呢?那女人水若眼波横,眉若山峦聚。

   她想去延禧宫看看。

   延禧宫空空的。明玉被她支出去了,剩下的三个人则被魏璎珞叫出去了。房间里,现在唯有他们两个。魏璎珞很漂亮,就像一朵有生命力的野花。不过是乡间的玩意儿罢了,她用手摸着魏璎珞的脸。魏璎珞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魏璎珞知道这位皇后不会杀她。

  ’我带了酒过来,来坐下,陪本宫尝尝“淑慎的声音很温柔。有一瞬间,魏璎珞想起了先皇后。这位曾经的娴妃和先皇后却是有几分相似,也就几分。

  她全然不怕现在的这位皇后会下毒或是如何。她不会的,璎珞想着。他们就像老友一样喝酒。

  ‘很香’璎珞喝了一大口。

  ‘牛饮’淑慎饶有趣味的想着袁春望说过的话。这幅身体怕是那太监日想夜想的。只是想着却不下手,却能决裂能陷害。袁春望既然有能耐,却没想过用一点法子来从魏璎珞的身上获得一次的慰藉。淑慎也觉得他挺没用的。胜利者就是有权来享用她的战利品的。

   璎珞越发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也许是喝多了吧。‘这酒很烈的’就像你一样。淑慎在心底默默的说。璎珞的眼睛慢慢从纯净变得迷离  ‘皇后娘娘,璎珞为你报仇了。你开心吗’

  ‘我开心,很开心‘淑慎没想到曼陀罗的功效是这样的。她用手帕拭去璎珞眼角的泪水。没想到这小狼狗还有这样温软的样子,怕是皇上也没见过吧。

  ’娘娘‘璎珞抓住了淑慎的手,’我好希望娘娘一直都是璎珞的娘娘,而不是什么皇后。如果是这样,您就不用背负那么多那么多‘

   璎珞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掏心窝子的话。她的眼泪沾上了衣襟。淑慎只是默默的倾听着。

  ‘璎珞,我想休息了“淑慎抓着璎珞的手,’你陪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