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味的元宵

【白川凛×白琉璃】镜花水月01

ooc属于我。你相信我,虽然题目有一股BE之气,但是这篇真的不是BE。

我觉得真的是编剧要让大家不能忘记传统的阴阳师,于是让白川在家里尽可能的穿着狩衣带着那么高的帽子施法。可以说是非常传统了。那个帽子emmm走过门的时候会不会打到门框啊

 

    日式的宅院里挂着一副卷轴。卷轴上用行书眷写着: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白川凛端坐在茶几前品着茶,欣赏着这幅字。他咀嚼着这一句诗,越发觉得有味道。他迷上双眼,描摹了一下藏在诗句背后的那个人的样子。

     他的祖先倒是留下一幅画。画上的男子便是诗句写的那个人。不过那画带着古典通有的味道,脸盘子颇大,脖子短,画中人都是白白胖胖,不具有辨识价值。那画混合着日式和中式绘画的笔法,呈现出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小眼睛白衣美人。

    他祖上便是赫赫有名的阴阳师。他自觉不辱门楣,只是有一件烦心的事情:祖上传下来的镜子快坏了。酒吞童子也快出来了。他必须要得到与这面镜子相对的另一面镜子。为了这件事,他必须前往他祖辈的梦想乡,如今零落的那个国家。

   “白川君,时间快到了。”

   “知道了,我马上出发。”白川起身,换下了平日居家的那套青色和服,换上了崭新的西装。

【上海】

     白川来到了这片土地。他轻蔑的看着这片土地上的一切——贫困,衰败和腐朽。当年的盛况早已不再,如果作为遣唐使的先祖看到这一切怕是会伤心不已吧。

     他根据得到的情报,要去买下瓷枕。然而他没有得到瓷枕。那个瓷枕被打碎了。于是他亲手去寻找瓷枕,用上最暴虐的手法去获取。他一向是予取予求的。他不在乎造成多大的伤亡,只要能得到他想要的。

    当他得知镜子在一个叫苏桃女孩身上的时候,他就立刻试图去见那个女孩。结果被人插手打断。接着就被人跟踪。不知死活的跟踪者也许还以为自己的跟踪技巧很高明,谁也发现不了一样。他派络新妇解决了他们。一群愚蠢的家伙,他在心底蔑视这些人,或许还连带着几分蔑视这个国家的意思。白川家族不可一世的狂傲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那些好看的绅士风度不过只是表面的绚丽多姿。

来自前女友的信

ooc属于我。私设如山。内含;贝伏


  贝利亚一时心血来潮,想看看伏井出k在干什么。虽然说他根本不在乎伏井出k平时在做什么。 

   此时的伏井出正在他的精神领域里读着一封信,读的太入迷,以至于连贝利亚都没有发现。

  “小情人寄来的信?”贝利亚言语轻佻。他用长长的爪子刮着自己脸。

   “贝利亚大人,不是这样的。”伏井出说,“那是我前女友寄来的信。她说她已经结婚了,十分幸福。主要是邀请我去老同学的见面会。”

  “同学见面会?”贝利亚掰着指头数着自己活下来的老同学,“他们也不想见我,我也不想见他们。” 

  “她在地球上看到了我的照片看到了我的书,认出了我。然后亲手把这封信交给了我。”

  “直接说完不就好了。写信干什么。”

  “那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中二文艺青年, 伏井出有着自己的坚持。

  “你不会去了你前女友的婚礼吧。”贝利亚觉得背叛自己的女人就应该狠狠的踢一脚打一架,什么不能打女人,去他的绅士精神。鉴于他对自己深爱过的玛丽是干过这事情的,他真的会这么干。虽然玛丽没有背叛他,玛丽一直爱着肯。

  “是的,我送去了祝福。”伏井出说的云淡风轻,”我和她是大学同学。我和她在一起了几年,后来,我热衷于搞事情,被母星放逐之后,她很认真的问我,是更爱搞事情,还是更爱她。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她长得好看吗?”

    “一般程度的美加上一双澄澈的眼睛。”伏井出回忆着前女友的姿容,”那双眼睛宛若宝石。“可是我现在更喜欢浑浊的如神明大人您一样的眼睛,伏井出在心底想着。

     ”你还喜欢她吗?喜欢就抢过来。“贝利亚耀武扬威的甩爪子。

    “不了,她后来和闺蜜结了婚,非常幸福,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伏井出回忆着过去。

   “不懂你们宇宙人。”贝利亚脑海里浮现出了奥特问号。

   “大人,您也是宇宙人。”伏井出提醒着。

    “不懂你们斯特鲁姆星人。”贝利亚摸了摸脑袋。

地主家的傻儿子和老狐妖

ooc属于我。大概就是老狐妖岳绮罗向救过他的人报恩,于是嫁给他儿子的故事。本来准备写嫌弃和明宝两个版本的,一直没有生产出来。


   “武鸣镇,有张姓大户一。此户经营有方。此户出名皆因有一傻子。张姓老爷有息子名唤张显宗,痴傻无能,家业正如日中天又恐无人传承。忽有一日,显宗领一乞儿入门。乞儿名曰岳绮罗。绮罗肤若凝脂,唇若樱桃,发如黑绸。显宗虽痴傻却有几分风姿。绮罗自称愿做笤帚妾。显宗对乞儿一见钟情,欲娶为正房。父母不从,显宗便以头抢地。父母遂不提。三月后,两人完婚。

     此女虽为乞儿,却能持家,能管账。家业井井有条。显宗父母甚为欣慰。绮罗自称为落难闺秀,倒也形容相符。

    绮罗常斥咄显宗。显宗只是一笑而过。绮罗嬉笑怒骂,时而无视礼教时而大方得体。一时为街巷所穿之悍妇。自二人成婚起,显宗日趋聪颖。显宗亦照旧与绮罗伉俪情深。父母皆喜。

    几月后,一道人上门,称有妖气。见绮罗,讪笑曰好夫人。又几日秘见显宗父母,称绮罗为邪祟,不可留之。

  显宗父母大惊,赶之。

  绮罗大怒,曰:“我乃修炼多时的白狐。非尔等救我于劫难,我何故来此。”说罢要打,道人出现,与绮罗开战。

  道人和绮罗打到天地失色。后,绮罗再未出现。显宗亦痛心疾首,此生再未婚嫁。“

   岳绮罗摊开古籍,看的十分认真。

   张显宗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岳绮罗 “你还看这种书?不过这名字倒是和我俩重合。”

  岳绮罗偷偷了摸了摸眼角的几颗眼泪;“才不喜欢呢?看着解闷罢了。”

百粉点梗2上

2.贝老黑还不是贝老黑的日子,亲时代。这算是梗吗?

 约莫有贝佐倾向?



   贝利亚的假期

  简而言之。 贝利亚获得了一个假期,他不知道要干什么。鉴于玛丽和肯没有放假,就给他一个人放了假期。他不能去找他们。

  之所以被放了假期,大概是因为在和同事的交际上产生了矛盾。实在话,贝利亚是个很讨厌的家伙。他是天生的不服从管教,特别爱顶嘴。不过他特别护着自己人——这里的自己人特制玛丽和肯以及一些老战友。加之这些战友死的死亡的亡,贝利亚要守护的【贝利亚很看不起这个词】基本只剩下玛丽和肯。相对于年轻有为的警备队第二把交椅的身份,他是战前挑衅的一把手。这自然同时是对内也是对外的。

  年轻气盛,这是与少年老成的肯不同的。可以说这就是玛丽选择肯的原因。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玛丽喜欢吃地球上的牛角面包,而肯的牛角很大。

  贝利亚想着去哪里,玛丽和肯没有放假,不能去他们那里。他想去父亲的墓上看一看了。

  多少年没去过那个老家伙的墓地了。

  贝利亚,玛丽和肯的父亲都是战死的。贝利亚对于父亲没有什么印象,和母亲的关系也不好。他父亲死后母亲改嫁了。当然母亲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已经对他很好了。他也不抱怨什么。

  他看着墓地。其实和安培拉大战的时候,原本的墓地也就毁掉了,加上本来光之战士死后会变成光之粒子,所谓的墓地不过是衣冠冢。他踢着脚下的石子,回想着记忆中越发模糊的父亲的姿容。他的父亲绝对是个好战士,但是不是好父亲。将来,他自己恐怕也会像父亲一样,成为好战士而非好父亲。

  在墓地待很久去悼念,不是贝利亚的性格。他想来想去只能去佐菲那里了。

百粉点梗 01

 @诸星夜 

1.银河帝国的赋税。一个封建制帝国的好处就是可以随君主喜好的上缴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银河帝国的子民们很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以前按月纳贡的矿石变成了泡面?

不要在意背景。和其他文是独立存在的。

 

 

  银河帝国是一个黑恶帝国。它的皇帝陛下天天都在剥削人民的民脂民膏。但是今天的子民非常困惑:按月缴纳的矿石变成了——泡面?

  我们的皇帝陛下凯撒·贝利亚。必须在最前面澄清的是这个凯撒是封号,是皇帝的封号。贝利亚才是他的名字。身为光之国的元老级人物,他自然依照光之国古法。光之国的人都没有姓氏。这导致了很多重名的现象。在贝利亚的幼年以及青年时期,他大概认识过六七个同名的“贝利亚”。这些贝利亚自然不出名。这些贝利亚有的战死了有的默默无闻的活着。他们都没有这个被雷布朗多附身过的贝利亚有名。

  帝国的皇帝的封号是贝利亚之前的属下夏塔尔起的。夏塔尔钟爱一切的历史,包括地球上的。所以贝利亚在失去他之后还有几分怅然。如果斯莱和夏塔尔相遇,他们俩估计有许多话要说吧。

  贝利亚对食物没有什么感觉。能吃的东西他都可以接受。何况光之战士不用摄取食物。他变成暗之战士的时候就更不需要食物了。各种食物只是一种生活娱乐罢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钟爱泡面。贝利亚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渣。泡面比起玛丽的饭应该会好吃点吧。贝利亚一琢磨自己的比喻,越发觉得这个比喻很有意思。

  作为一个侵略性很强的帝国的皇帝,他需要很多能源。这些能源最好的来源就是矿石。在他的帝国下被奴役的人民需要艰辛的开采矿石才能维系生活。

  可是我们的皇帝陛下看着叛逆的儿子,猛然觉得他需要去和儿子交流感情。而他根本拿不准要送什么泡面好。

  你说为什么要送泡面?

  儿子喜欢,贝利亚如是说。

  当他这么和斯莱说的时候,斯莱看他的眼神和看一个空巢老人没有区别。

  “斯莱,你再这么看我。你要把我的那部分工作也做了。”

   然后斯莱就低下头,不再看陛下了。

   贝利亚收到了很多种口味的泡面。泡面这种食物很多星球上都有。而且形态都不一样。不过在每个星球上那都是臭名昭著的。以至于父母不会让孩子吃的食物。最后他最把喜欢的一个梵顿星人出品的泡面送给了儿子——一年份的。

  最后就是一脸懵痹的捷德看着好像永远也吃不完的泡面以及父亲附赠的宠物发呆。礼物旁边还付了一张字条。字条上的字体歪七扭八的:“儿子,我送你的泡面以及萨梅鲸。ps:斯莱觉得送泡面还是太寒碜了。我想了想就送这个。希望你喜欢。”

  捷德看着父亲的礼物看了半天。佩盖从地底下冒出头:”我记得这个萨梅鲸是有名的怪兽兵器呢、“

  ”果然是我爹,亲爹。“捷德想了想。

伏井出k与邪恶的光源氏计划07

ooc属于我。 @诸星夜 【不用管时间线,可以理解为番外之类的东西】

  

  伏井出k是个咖啡重度成瘾者。他每天除了搞事情,向贝利亚大人汇报计划的进展和赶稿子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喝咖啡。当然,观察小陆的动向早就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伏井出k热爱黑咖啡。早些年的伏井出其实是比现在胖的。他听说黑咖啡能减肥。就这样,他迈上了喝咖啡的不归路。咖啡加赶稿子加观察养子加定期汇报,伏井出的生活非常精彩。在他成名之后,他还加上了签售会的附属娱乐。看着台下的迷妹迷弟为他欢呼。他有一种身为神明的感觉。当然,这些只是心理作用。他只是变成了偶像而已。

   家里必备的全自动咖啡机也是上好的。伏井出在自己热爱的东西上投入的金钱和时间都是可观的。至于为什么伏井出没有入手作咖啡的大坑,约莫是因为他太忙了。

   然而现在陷入了可怕的困境——咖啡机坏了。

   维修也要很长时间。

   伏井出的脑袋一下就炸了。他突然无法思考了。

   于是小陆就看到了呆坐在桌子前的养父。伏井出还穿着睡衣,明显是刚刚起床的样子。他的头发仿佛鸡窝一般。他的双眼似乎强烈的想要睁开。小陆立刻就明白了,没有咖啡因支撑的养父已经没有生活的意志了。他也没有赶稿的意志了。身为养子的小陆,必须给父亲带来精神支持——咖啡。

  于是小陆迅速的去星x克买了一杯冰萃咖啡。看到养父重新焕发了活力,小陆就安心的去打工了。

   其实养父搞事情的时候,是不需要咖啡的。这小陆是不知道的。

  伏井出热爱搞事情和贝利亚大人。热爱到每次搞事情和去见贝利亚大人的时候,他都要穿上传统小黑裙。当然传统小黑裙是裙裤。他来到地球上后得知,苏格拉人有着和他们母星相似的传统。他立刻感到了亲近。

   不过贝利亚因为文化背景的原因并不理解小黑裙和黑色指甲油。他们第一次正式对话的时候,贝利亚打量了伏井出一会儿。贝利亚缓缓说道:“你是雌的还是雄的?”

  “???”伏井出并不理解神明大人的话,“我是雄性啊。”他也不知道贝利亚内心的挣扎。贝利亚的内心是这样的:卧槽这是个异装癖啊,不过能力挺强的,长得还挺帅的,又很忠心,算了吧,就收他做手下吧。

   当然有这些想法的贝利亚不会想到这个手下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儿媳。

伏井出k与邪恶的光源氏计划06

ooc属于我。 @诸星夜

  打工对于孩子的成长是很好的。这是伏井出k在某育儿论坛上看到的。所以立志成为老父亲的伏井出就同意了儿子去打工的行为。

  点心店是很不错的选择,伏井出琢磨着。小陆自己找到了由久米春夫经营的银河超市。这让伏井出对小陆的印象大为改变。自己的养子真的是成熟起来了。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原本心智就是会愈发成熟的。

  伏井出就像一个真正的父亲一样为自己的儿子感到开心。

  他在写完小说之后,不喝咖啡的时候,也会去看看自己儿子的工作情况。

  然后一切就按计划进行。

  怪兽出现。小陆遇到了佩盖和雷姆。

  小陆遇到了来叶。仿佛是命运一般,能斩杀怪兽的娇小可爱的少女和拥有光之一族力量的少年相遇了。小陆看到来叶的时候,他不禁感叹了一下萌亚姐姐也曾经有这样娇小可爱的时光。不过萌亚姐姐现在还是很漂亮,就是emm大只了一点。

   伏井出身为一个除了赶稿子和喝咖啡以及向贝利亚大人汇报情况,基本都在远程观察小陆的合格养父。他知道了。

   他产生了一丝恐惧,似乎有什么要把小陆从他身边夺走。他看得懂少年少女眼中的情愫。他的理想不仅仅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养父,更是要成就光源氏计划。于是他下定了决心——

   要撮合萌亚和来叶。

   萌亚和来叶似乎很不对路子。他们经常拌嘴。萌亚肯定是喜欢小陆的。来叶似乎感情并不明确。或者说萌亚比来叶更喜欢小陆。女生啊,伏井出k想了一下,浪漫就好了吧。

    于是乎,萌亚在“偶然”间看到了落樱下舞刀的和服来叶。来叶梳着高高的马尾。英气的眉毛加上樱花显得既温柔又健气。萌亚驻足在那里,久久凝视。来叶一个健步上前,然后用刀在萌亚面前象征性的在空中划了一下。

  “看傻了?”来叶和服的扮相非常古典。她古典的韵味被缤纷的落樱完美的衬了出来。

  “才没有呢。”萌亚急急地说出质疑的话语,“你干嘛在这种时候穿着和服练习武术。"

   ”赏樱祭本来就可以穿和服."来叶看着周围穿着洋装,穿着休闲装的人们。他们都身处在这里,共同分享着这一片樱花,“你不也是穿着和服吗?你今天非常漂亮。”来叶不知道为什么要加那个非常。大概是觉得粉色的和服把萌亚平时不多见的典雅的那一面衬托出来了。不着调和不靠谱的那面都消失了。

   银河超市内,小陆还在努力的打工着。他眼见着自己的养父非常高兴的走过来。

  “为什么这么开心?”小陆好奇的问了一下。

  “没事。就是买的和服很值得。”伏井出k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

   喏,一切按计划进行。

伏井出k与邪恶的光源氏计划05

ooc属于我,cp:伏井出k×朝仓陆  @诸星夜

   朝仓陆迷路了。

   这时候雨下的很大,天也黑了,路灯还没有亮。他只能靠车灯来大致的打量路况。这里是偏僻的地方。即使被人掳走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小陆非常害怕。他走在寒冷潮湿的路上。连绵不断的雨在地上汇集成溪流。在来来回回的车的车灯的反光下,小陆观察着这些积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脚伸了下去。估计漫过脚踝了,小陆想着。可能不只是脚踝。可能漫过了小腿的四分之一甚至是四分之二。

    小陆心疼自己的鞋子了。那双鞋子是他最喜欢的一双。那种男孩子都会喜欢的帅气的运动鞋。他流星的往前走。他从前看过的鬼故事和掳走小孩的故事统统都浮现在脑海里。

   我怎么看了那么多恐怖故事。小陆在心底嘀咕。配合着这个场景,那些或真实或虚假的故事都活了过来。

   除了恐怖故事,小陆的养父还给小陆说了很多小孩被拐走的故事。在这个地方,被拐走了父亲也找不到吧。想到这里小陆几乎要哭起来。

   不能哭,我是男子汉。父亲希望我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我来了,没事的。”小陆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他身处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蹭蹭伏井出。他的养父有如神明一般出现在他的旁边。

   “父亲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给你的包上加了GPS定位的东西。”

   “不愧是父亲,想的很周到。”

     伏井出牵着小陆的手。他把小陆带上车。车窗下,小陆絮絮叨叨的说着刚才的各种恐怖的情况。

  “就那个路边长的很高的野草。它晃了一下,我还以为是有人在那边。吓死了。”

    草木皆兵。伏井出算是真正理解这个成语的意思了。他对拥抱这个动作也越来越熟悉了。

   他当然不是靠GPS找到小陆的。他靠的是心灵感应。这就是身为那位大人的追随者的好处,能放大自己原本的能力。他想起自己靠着瞬间移动给小陆换尿布的日子。那些日子仿佛还是昨天。

   他看着小陆,这个幼年体当初是那么的弱小,现在还是这么的弱小。只要自己一捏就能把他捏死。但是他不会捏死小陆的。他知道内心深处有什么变了。小陆对他的感情是他之前从未体验过的。他的神明也没有给过他这种感觉。

  车行驶着。雨也下着,可是车内却异常温暖。

原创脑洞

   西方魔幻背景,百合啊,bg啊都有,bl的话估计也不会缺少

  怎么写怎么有冰与火之歌的感觉????

   芙蕾亚·萨斯。萨斯家族的家徽是白玫瑰。

   这位来自北方的银发女性平时以面具示人。她作战勇猛,带领着自己的军队战胜敌手。她把北方的家族带到了温暖一些的南方。她的家族与另外几个家族开创了一个新的国家。

  芙蕾亚狰狞的面具之下的是雅典娜般美丽的面孔。她的身体高挑健壮,曲线优美。可惜她丈夫早亡,只留下一双双胞胎儿女。她的丈夫也是勇士和知名将领。他们的结合使得来自北方的家族在南方占领了脚跟。芙蕾亚同时具有勇敢和睿智。与芙蕾亚的高大健壮不同她的妹妹海姆拉娇小瘦弱。从小,芙蕾亚就非常照顾自己的妹妹海姆拉。海姆拉也仰慕着自己的姐姐。

  海姆拉娇小可人,很受男性的喜欢。她拥有月神般的美貌。她有丈夫的同时还有几个情人。她温柔甜美,巧舌如簧。她的智谋比姐姐略胜一筹。她的魔力远在姐姐之上。她银色的长发和姐姐的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她拥有一双琉璃色的双眸。而她的姐姐有一双紫色的双眸。她非常钦慕自己的姐姐。她的身材扁平,但是却有一双迷人的灵动的双眸。那双眸子比大海或蓝天都要更澄澈。

  亲情的背后却还是离不开权利的争夺。芙蕾亚最终被暗杀身亡。她死在了醇厚的毒酒手中。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怎么死的。但是她死后,她名不见经传的妹妹暗地里掌握了整个家族。海姆拉在长久的统治了家族40多年之后,死于情人的毒杀。他们死去了,家族却长盛不衰。

  传闻,这对姐妹是在争夺男人的事情上决裂的。但是政治从来不是这么简单,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只有他们知道了。

  这些都尘封在了历史的深处。

  

  “姐姐”海姆拉轻快的跑上去抱住了芙蕾亚。姐姐身上的锁子甲咯的她疼,可是她还是抱着。她感受着金属的冰凉和姐姐的吐息。她压抑下心底的热切,抬起头看着高大的姐姐。

  “以我的魔法水平是完全可以上战场的。‘海姆拉坚持到,”我可以帮姐姐的。“

  ”你这么瘦弱,不行,绝对不行。“芙蕾亚爱怜的摸着妹妹的脸,”我娇小迷人的妹妹要是出了事情,天下的男人都要伤心的。“海姆拉的幽怨的眼神勾起了芙蕾亚的心。但是芙蕾亚还是坚持自己之前的提议。

伏井出k与邪恶的光源氏计划04

ooc属于我。我对萌亚比来叶高这一点非常在意。

战斗派伏井出老师所能做的很多

题记:小时候,朝仓陆眼里的父亲非常厉害,做饭的时候从来都穿着西装却不会沾上任何有油渍。他问过父亲,父亲只是淡淡的告诉他,以后就会知道了。长大之后,他终于明白——



这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个宇宙人。


   夏天带着轻盈的步伐来到了朝仓陆的面前。他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夏日祭以及试胆大会。花花绿绿的浴衣带来了一丝夏日的清凉。朝仓陆被伏井出k牵着。人流量太大的夏日祭现场,捞金鱼的摊子和套娃娃的摊子正对着,卖糖球的摊位挨着卖面具的。那些艳艳的面具图案勾起了小陆的好奇心。他呼唤着父亲到那边去。他的父亲也应了。

  尽是些愚蠢的面具。伏井出k想着。但是谁让小殿下喜欢。私底下,伏井出的步伐非常快,朝仓陆怎么努力都跟不上。

  “父亲,慢一点——”小陆拖着长长的尾音,有些脱力。

   伏井出配合的放慢脚步,让小陆跟上。在外人看来,这俨然就是一对父子了。尽管这是假的。

  伏井出买下了面具。小陆却好像被别的什么吸引了。小陆喊着“萌亚姐姐”

  伏井出带着冰冷的眼神望了一眼萌亚。还是小小的一只的萌亚打了个寒颤。她再去看伏井出的时候,伏井出已经换回了平时的那种温和的友善的眼神。萌亚以为自己看错了。

  双方家长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分开了。小陆好像还念叨着萌亚的事情。小陆去套娃娃。他怎么都套不进去,非常焦急。伏井出就在旁边看着,不禁打了个哈欠。小陆更加焦急了。

  身为父亲,伏井出最后还是帮他套中了最远的那个玩偶。看到摊贩不可置信的脸,伏井出微笑的说:“以前练过”

  回去的路上,小陆听父亲说:“我不喜欢爱崎萌亚。” 

  “为什么?萌亚姐姐很可爱啊。”当然小陆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意识到爱崎萌亚会有长的大只的那一天。他也没想到自己以后会遇到娇小而又英气逼人的来叶小姐姐。

  他也没有料到,这两位姐姐将来会被自己养父撮合成一对佳偶。